自从试管婴儿技术问世以来便帮助成千上万不孕不育夫妇完成生育孩子的愿望,不孕不育夫妻在经过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均不成功之后,试管婴儿技术成为治愈疾病的最终治疗手段,但在不孕不育群体中还有特殊的一群人,通过试管婴儿技术照样不能拥有自己的亲生孩子,她们就是因为先天或后天因素失去子宫的女性,这个时候,代孕就代替试管婴儿技术,成为这些人的最终治疗手段,这些女性和她们的丈夫只需在前期经过和试管婴儿治疗一模一样的程序,即促排卵和取精取卵,再将胚胎移植进代孕母亲的子宫内,等待最终的分娩即可。
这样看似很简单的流程在大众心里却是犯了众怒,在他们看来反对代孕合法的理由有如下几项:
首先,部分公众认为代孕会伤害婴儿,并且不利于婴儿的利益,他们觉得代孕所生下的小孩最终会成为代孕双方的竞争品,这对孩子来说,成长环境的安全性并不能得到良好的保证。
其次,他们认为代孕会破坏对方夫妻的感情,从而毁灭一个家庭。在电影《母语》中就向大家进行了生动形象的展示,一对夫妻因为事业繁忙,辗转找到代孕母亲替他们怀孕,丈夫在照顾孕母期间和孕母产生感情,最终孩子生了下来,三个人却都分道扬镳,据了解,该电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来,现实生活中也不乏这样的事件。        
然后,也有人认为代孕是对女性自尊的贬低,是将女性子宫工具化,商品化,奴役化的表现,认为这是物化女性的标志。
以上几个原因大概是人们反对代孕合法化的主要理由,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是从道德伦理层面和风险预估层面给代孕行为定罪。前两个理由都是在以代孕行为发生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风险来谈论禁止的理由,仅仅从这方面我们就不能认可,因为存在风险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发生风险,我们不能依次定论。
还有,代孕行为伤害婴儿,孩子处于代孕双方的竞争之中这个可能发生的现象恰恰是法律法规的缺位才导致的,如果法律存在明确规定,在开始代孕前就将代孕双方应该遵守的条例声明清楚,那么这个现象基本就会消失。对于无法通过生育孩子来获得稳定性的家庭,孕母将孩子生下来反而帮助稳定了家庭结构,在挑选孕母时,也应该有规定只允许已婚妇女代孕。
出租子宫就更是无稽之谈,可能是涉及到生殖系统所以有些人会认为代孕触犯了隐私,因为毕竟不会有人说我们做脑力劳动是在出卖大脑,按摩行业是在猥亵顾客。
代孕这一行业在普通人看来充斥着暴利,黑暗,肮脏,贩卖子宫和欺骗的字眼,但事实上,代孕归根到底只是一项辅助生殖技术,它是一个中性的事物,所有滥用代孕所导致的恶果并不该归罪于代孕本身,而该归罪于滥用这一技术的人。 对于这群先天或后天被剥夺生育权的女性,禁止代孕就是在禁止她们天然的的生育权,这对她们来说是一种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