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随着社会压力越来越大,也可能有由环境因素引起的各种疾病越来越频发,不孕不育人口基数比例越来越高,
试管和代孕手术作为解决不孕不育家庭的医疗手段也随之兴起,并且越来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始了解并前往泰国、乌克兰、俄罗斯、老挝、越南等国家进行代孕。代孕在中国已经极为泛滥,但中国法律并不承认代孕的合法性,甚至社会伦理道德谴责代孕。不可否认的是,代孕需求越来越高,在市场需求下,代孕机构应运而生,向需求者介绍代孕的具体情况,让更多的人选择最佳的代孕方式,让患者享受一条龙式的代孕生育服务,代孕显然成为热门话题,对患者来讲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呢?
张小姐向我们分享了她的经验,她是从33岁开始做试管婴儿,从33岁到39岁,七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坚持着做试管,促排有十几次了,也配成胚胎移植了几次,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次是查HCG怀上了,但是没查到胎心,从一开始激动兴奋的心情,到失败无数次之后渐渐变得麻木,张小姐说她听到最多的就是“失败了没事,调理好再来一次。”
最后一次失败后,给张小姐夫妻做试管婴儿的医生问他们能不能接受供卵,其实早在2年前就提过这个话题,但是张小姐还是想自己试一试,不到毫无希望的地步,哪个女人能接受别人的供卵?
迫切地要一个孩子是这个家庭这么多年来最重要的事情,张小姐说:“我知道这么多年,我的先生一直支持我,可是他所面临压力我又如何不知呢,每次他看自家姊妹孩子们的眼神是那么的渴望,我也知道他也在偷偷了解供卵的资料,只是不敢让我知道。”说到这里,张小姐仿佛又回到过去那种有苦说不出的困境。
后来无意间听朋友说起心扬国际,他们是正规授权做海外辅助生育,圈内口碑比较好。张小姐就决定去他们那里再试一下,通过跟他们负责人的沟通很快就把事情定了下来,“负责人说如果这个周期我有卵就用我自己的找个代妈再去尝试一次,先不要尝试供卵,我们夫妻听取了负责人的意见。”
接下来就是跟在医院一样,体检,促排卵,取卵,培育胚胎,挑选代妈,胚胎移植。
等到移植的第12天,当天负责人就打来电话,他告诉我,我的胚胎着床了,非常顺利!张小姐说她永远忘不了那个瞬间,“好像有一束光径直照进她的心里,吃了这么多年的苦都没哭过,这一刻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几周后,和代母一起去做B超,“看着B超结果的那一刻我惊呆了,居然有2个孩子!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这种好事发生在我身上,能怀上就已经非常不错了,简直不敢想象。是因为前几年吃了太多的苦吗?老天爷开眼了?”张小姐笑着说道。
 
几个月后的某一天,代母给张小姐发信息说,孩子快生了。张小姐吓得不行,因为这比原来的预产期提前了快2周,张小姐和丈夫定了最近的航班赶过去,到了医院之后,才知道孩子已经出生9个小时了,两个孩子就放在保温箱里,小小的一团,皱巴巴的,张小姐说:“我和我老公当时几乎是麻木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像多年的美梦突然间就实现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两周,“每天我都会惦记他们,护士会教我们把孩子像小袋鼠一样放在大人的身体上,妈妈抱一段时间,爸爸再抱一段时间。我们每天就到医院抱孩子,学着换尿布,学着喂奶。带两个孩子确实比较辛苦,不过都是幸福的负担。”
在40岁,张小姐和她的丈夫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孩子,她说一切都刚刚好,“我不会抱怨前几年痛苦的经历,那都是我的经历,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来之不易,这两个孩子的到来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心扬国际在帮助人们完成生育梦想的路上,见证了许多感动,更想把这种感动继续传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