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重来,我会选择做个全职太太”,这是我们的一位客户对杨顾问说的原话,当小编从顾问那里拿到这个案例素材的时候,内心还是深有感触的,因为小编也是一位妈妈,所以深深的明白,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究竟意味的是什么。今天案例的主人公是一位43岁的职场精英,坚强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柔弱的心,愿意把自己的故事写下来,相信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她说她想借我们的平台对广大忙碌的父母说些话,希望可以给那些正在失独痛苦中徘徊的人有所帮助。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雷婷(化名),以下是她的自述部分,均以第一人称编写,由小编代为整理编写。

  如果可以重来,我会选择做个全职太太,因为再多的钱也换不来我女儿的命,如果我女儿现在还活着,那她今年也该参加高考了。可能真的像我婆婆说的那样,造成今天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我,是我疏忽了女儿成长路上的心理陪伴。

  你永远无法想象,偌大的房间里,安静的连均匀呼吸声都能听清,似乎有东西要将你吞噬。每天闲下来都是沉浸在对女儿的思念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女儿不太愿意和我们说话了,印象中她还是那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爱吃冰淇淋的小女孩,可是一晃十年,她已然成为了一个大姑娘。如果生日我答应陪她过,她就不会选择外出旅行,也就不会遭遇到车祸,很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我承认女儿走后的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不知道我是不是铁打的,那时候的我还居然能去公司处理业务,我甚至可以忙到一连三天不休息,我怕一停下来,就想起女儿,仿佛一闭上眼就是女儿在责怪我的声音。这种日子,持续了大半年,那段时间,我一直靠安眠药度日,但仿佛安眠药都失效了,一片不够,我吃两片、三片.....就这样加量。有一次,我不知道一口气吃了多少,结果差点没把自己命送掉,幸好老公发现及时,把我送进了医院。我原以为老公是冷血,因为他对女儿的离去并没有想象中的悲伤,只是变得沉默了许多。但是,当老公在医院抱住躺在病床上的我的那一刻,我觉得我错了,他释放了几个月以来的所有情绪,紧紧的抱着我痛哭,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痛苦的不止我一个,是我一直以来忽略了旁人的感受。

  从医院回到家后,我们商讨了很久,老公建议再生一个孩子,他觉得日子还要继续,可我的心里始终放不下,这期间我看了10次心理医生,想要重新开始生活,但是似乎有一只黑暗的手紧紧的抓着我,我承认,我快要抑郁了。你很难想象,一个曾经雷厉风行的商业女性,如今竟是如此颓废的模样。我除了工作,看不到任何的人,包括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每天就是带着假面去跟人相处。可能你会问我为何卸下防备,要在这里说出我的心声,因为,我彻底放下了,我把对女儿的思念都留给了我现在出生的孩子,我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原谅我一不小心成了话痨,这次说出来,其实我的心情好多了。说这么多,只想鼓励那些还在痛苦深渊的徘徊的失独家庭,你们要勇敢的走出来。

  接下来进入正题,相信从我上面的描述中你们也看到了,我43岁,所以可能要孩子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的容易的事情。因为要生宝宝,所以我跟老公需要去医院做个全面的体检,但是医生从我的卵巢B超监测中得知,我的左右卵巢已经出现了衰退的迹象,而且43岁已属高龄,即使怀上也可能会出现妊娠风险或者是畸形儿。但是出于我的强烈要求,医生还是给我开了卵巢调理的药,然而,即便调理也没有什么用,好不容易促排了4颗卵子,但子却是空卵,半年时间,我做了3次促排,结果都是一样,空卵。最后,医生问我能不能接受别人的卵子来做试管,听到的那一刻,我真的很绝望,毕竟我想都没想过,自己辛苦生的孩子却没有自己的基因,我想很多女人第一次听到这个都是难以接受吧。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一次我老公是赞成的,大概是他特别想要一个孩子的缘故吧,毕竟他的检查都是正常的,所有的问题都是在我身上。

  我承认,我是个思想保守、执拗的女性,但是当有一天我站在小区,背后有一个小女孩突然冲上来喊我“妈妈”的时候(小孩认错了人),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那一刻,我才明白:我只是一个思念孩子的母亲,我只想用全部的爱去弥补原本对女儿的亏欠,我可以不在乎她有没有我的基因,甚至不在乎......更何况,我还没有输,医生说我的子宫并没有问题,我还是可以自己生的,所以,还有什么反对原因能比感情更深的。

  因为想通了,我们夫妻二人最终决定做供卵试管,刚开始是有想过在公立医院等胚胎,可是很怕等到了胚胎,我的子宫已经彻底失去了怀孕的条件。后来,我看网上也有很多人选择私立的供卵试管婴儿机构,又加上老公的一个朋友认识做这一行的,也就倾向于找私立供卵试管婴儿机构,据说是在上海、广州都有自己的生殖实验室,也有自己的医生。我从网上搜了这个机构的官网,确实看着挺正规的。

  于是,我就让老公托那个朋友要了那家机构顾问的微信号码进行咨询。

  从生殖顾问那里了解到,他们那边好像经常有熟人介绍,我当时跟他说我43岁,要做捐+自移的试管婴儿(因为我知道我的卵子不行),他当时给我的回复是有难度。我很纳闷,哪有嫌钱多的机构。但是那个顾问给的回复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符合自移的标准,一切都需要根据报告单来说话,高龄+捐的试管婴儿成功率大概只有20%左右。”听到这个,我愣住了,那不是等于我自怀的机会基本没有了。但我害怕他们是故意炸我的,想让我找代妈才这么说。但是后面的话让我打消了前面的一些“骗局设想”。这家机构的生殖顾问后面又说,能否自移他们需要生殖医生看过报告才知道,如果不符合标准执意移植,他们是不接的。关于费用的问题,他们也只是报了一个大概的区间,因为说具体还要依据我跟老公的情况来定。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沟通,我们决定在星期六见面,顾问跟我说那天他们安排了生殖博士面诊评估。

  面谈那天,我带了厚厚的一沓报告,医生说我的子宫环境情况属于中等水平,这个年纪可以保持这样已经十分不易,但是高龄妊娠可能会存在很大的风险,所以需要遵循我的意见。后面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还是定了捐卵+自怀的方案。

  方案定好之后,就是开始寻找合适的卵源了。关于找卵源,其实我并没有太大的要求,但是基本条件都要具备,年轻,学历高,身体健康,无暗病等。讲真的这家机构找卵源的速度还是快的,1个月后,就通知我已经找到合适的卵源。

  取卵当天,老公被通知直接到上海实验室取精,需要先让精卵发育成胚胎之后再继续培育囊胚做第三代筛查,当他们问我跟老公要不要选择性别时,我们都选择了女宝胚胎,我想着大概是我们都想弥补对女儿的遗憾吧。

  之后主任根据我当个周期的身体状况,建议冻胚移植,(期间我有表达过简单调理直接移植的想法,但医生表示,试管不宜操之过急,跟着身体状态走),并嘱咐我月经干净第三天到上海实验室做B超,观察内膜厚度和形态,然后结合我之前既往史和B超,李博士决定为我人工用药调理内膜,调理近2周,内膜形态以及厚度到了最佳状态(从我的年龄角度考虑),最终在2018年11月24日进行了移植,大概上帝是怜悯我为了做母亲的心,居然让我一次性就成功了。

  移植后第9天,也就是12月2日去医院验孕HCG 45.34,拍给生殖顾问看诊确定怀孕,即使这样,我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不敢相信,问生殖顾问是不是因为药物的原因,生殖顾问告诉我确实是怀孕了,之后还精心给我制定了一套保胎计划。

  12月5日检查HCG364.82,12月9号检查HCG2918.73,整体翻倍情况良好,12月19日超声诊断宫内早孕,可见胎心胎芽。一时间不敢相信,我真的要当妈妈了......(此处省略1万个字)

  现在我的女儿已经出生快3个月了,现在的我,只想全心全意照顾我的女儿,工作就暂时放下了,余下的时间我会好好的陪伴女儿,做一个妈妈应尽的责任。在这里也希望还在痛苦中挣扎的失独家庭可以早点走出阴影,不管是通过再生或者是领养,都希望你们可以不要放弃。

  在这里,很感谢我的老公,也感谢坤和的每一个医护人员。同时,我也想对那些每天忙碌的父母们说,多陪陪自己的孩子,哪怕每月抽出1天的时间,有些事情,失去了真的不会再有。